分卷阅读64

    后者的神情冷了下来,像是连最后一点客气都懒得跟他维持了,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书辞长得漂亮,那张脸摆出冷淡的神色时,眼里的厌弃就显得格外刺目,仿佛他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垃圾。

    “你有病是?不知道他和我什么关系吗?在我面前说他坏话,”书辞越说越气,最后大概是气狠了,语气反而平静了下来“你表演给谁看?”

    不等谢知意说话,书辞当着他的面,把他的微信和手机号码拉进了黑名单。拉完以后,书辞想到了什么,朝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谢知意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笑,往常书辞出于礼貌朝他笑时,笑容都很淡,这么明显的笑容,谢知意一时半会儿竟看得有些愣。

    反应过来又觉得有点好笑,书辞大概是太乖了,平时都没跟人吵过架,这会儿居然气得笑了出来。

    谢知意看着他这副样子,正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欺负人了,书辞手臂前倾,把那杯奶茶倒在了谢知意的脚边。

    淅淅沥沥的茶水滴在地上,还有些溅上了谢知意的鞋。

    “你——”

    谢知意下意识收回脚,书辞把空掉的奶茶杯扔进垃圾桶里,他才笑完,眼神却没什么温度。

    “谢知意。”

    第一次,书辞叫了他的全名。

    “你再找他麻烦,我就揍你了。”

    第44章 委屈

    谢知意整个人都有点懵。

    他没想到, 书辞看起来挺无害的样子, 这会儿直接就威胁他了,话还说得这么狠, 一瞬间他都以为书辞要跟他动手。

    裤子和鞋面上都沾了不少奶茶, 谢知意有些狼狈地避开地面逐渐弥漫开的一大滩奶茶渍,正要说话,一直冷冷盯着他的书辞神色一变,表情软了下来。

    看着小道外的叶寻,书辞两三步跑了过去,叶寻见他睁着眼睛望着自己,眉目间都还憋着气,有点心疼地拍了拍书辞的头。

    他本来是想听听谢知意能说出些什么,才在外面特意等了会儿。要说最开始看见谢知意故意接近书辞他心里还觉得介意, 听了对方那些话,他都快被谢知意的傻逼程度震撼了,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他正要过去,书辞先他一步爆发了。这是叶寻第一次看见书辞发脾气, 眼看着书辞冷着一张小脸拉黑谢知意的联系方式、把奶茶倒在对方脚边……明明是颇有威慑力的行为,他却越看越乐,等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不厚道地看笑了, 叶寻逼着自己忍住笑意。

    刚笑完,他就听见书辞威胁谢知意。

    操。

    这他妈真的……

    叶寻心里一甜, 舌头抵着牙齿。

    怎么威胁人也这么可爱啊。

    他抬了下眼皮,对上谢知意的视线, 语气不觉有些嘲讽:“有空在这儿表演,不如担心担心你的保研名额,不是很在意吗?”

    谢知意脸色一变:“你是不是跟导师说了什么?”

    “挺聪明啊,”叶寻见谢知意直接把帽子往他身上扣,也懒得跟对方解释了:“项目我抢的,你的保研名额我找关系弄下来的。”

    谢知意反应过来他在讽刺自己先前说过的话,咬了咬牙,神色越发恼怒,偏偏叶寻像是没察觉到他的愤怒,说话时还是那副玩笑似的调调:“你再在我面前蹦跶一次,我直接托人把你学籍开除了,没办法啊,我就喜欢仗势欺人。”

    他的态度太令人捉摸不透了,谢知意半信半疑,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忌惮,正迟疑着,叶寻收敛起了漫不经心的神色,表情很淡。

    “你可以试试,我能不能弄死你。”-

    周四的马哲课,书辞又一次和陆见琛做了同桌。

    叶寻依旧因为项目没来上课,陆见琛坐下来时,脸上挂着笑。

    “今天上机课,指导我们的从谢知意变成导师了,老子终于不用再看见他那张晚娘脸了。”陆见琛心情很好:“我找人打听了一下,导师好像对谢知意有什么意见,之前交给他的任务都取消了,谢知意本来想考导师的研究生,导师现在估计不会要他了。”

    上周六和叶寻出去时,书辞问过对方为什么会提到谢知意的保研名额,叶寻说自己把上机课的实验报告交给了导师,看导师当时的反应,心里应该对谢知意有所不满,具体怎么做还要看导师自己。这种结果对谢知意来说算是不小的打击,书辞应了声,想起谢知意之前的所作所为,只觉得对方活该。

    陆见琛玩了会儿手机,忽然想起了什么,随口问:“就前几天,我们寝室长搬出去住了,和他女朋友同居,我当时看阿寻似乎挺感兴趣的,你有没有兴趣?”

    当时叶寻是表现得有兴趣,但也只是顺口问了两句,陆见琛这么说,是想帮叶寻试一试书辞的态度。

    猝不及防听见这个提议,想起开学前徐月提醒他别和叶寻同居,书辞莫名有种在干坏事的错觉。

    他这点自控力,要是真住一起了,他怕他早上根本不想起床,晚上也不愿意老老实实睡觉了。

    书辞犹豫着,点了点头。

    陆见琛笑了笑:“行,我回去跟他说说。”

    马哲下课后,书辞出了教室,从上周末起倒春寒,昨晚甚至开始降雪,书辞踩着湿漉漉的积雪,夜晚的路灯有些黯淡。

    书辞想了想,给叶寻发了条消息:-

    陆见琛说,谢知意的保研资格没有了?

    一直到晚上睡觉前叶寻都没回复,书辞看了凌晨了,叶寻很少不回他的消息,书辞犹豫片刻,又发了一条过去:-

    你还在忙吗?

    宿舍熄灯后,书辞在黑暗中玩了一会儿手机,困意涌了上来,书辞撑不住,逐渐睡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情,一直惦记着叶寻,他睡得不怎么安稳,半梦半醒间,书辞觉得后背有些凉。

    意识缓慢清醒,他下意识顺过枕边的手机。

    他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多。

    一条新消息弹了出来-

    嗯,应该是没了。

    是叶寻的消息,发送时间是两点四十。

    书辞猛地睁开眼睛,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那条消息的发送时间,当发现叶寻避重就轻,没有回答他是不是还在忙时,书辞一下就急了:-

    你还在写程序吗?-

    叶寻??

    这么冷的天,人如果一直待在实验室不会感冒吗。

    ≈gt≈gt

    书辞要疯了。

    他连着发了好多消息,如果不是其他人睡得正沉,书辞都想直接打电话过去,那边似乎终于意识到他有多不放心了,叶寻回复道:-

    还在实验室-

    你没睡觉吗?-

    我睡醒了。

    书辞一想到他又要熬夜,就觉得心疼得不行,可现在这么晚,他又不能出宿舍-

    我陪你,你忙你的,休息的时候我们聊会儿天。

    怕叶寻多想,书辞补充道:-

    我现在睡不着。

    叶寻看见手机上的新消息,不觉皱了皱眉。

    他之前一直没看手机,两点多时抽空看了一眼,就刷到了书辞的消息。

    他当时脑子都有点不清醒了,没细想,顺手就打了回复,反应过来自己不该在这个时间段回复书辞,消息已经没法撤回了。

    他还没想好第二天怎么解释,书辞居然醒了过来。

    凌晨三点,电脑上还在跑程序,要是他实话告诉书辞手头还有一大堆事情没做完,为了赶明天的汇报连导师都在陪他们熬夜,按照书辞的性格,肯定会担心得睡不好觉。

    他自己熬夜就算了,要是连着书辞也一起熬夜,这叫什么事。

    叶寻想哄着书辞去睡觉,干脆道:-

    我很快就好了,你先睡。

    书辞追问:-

    那你晚上睡哪儿?-

    我回宿舍,导师之前跟宿管打过招呼,晚上会给我们留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