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3

    书辞听见那边有拉门的声音,叶寻似乎走出实验室了,声音压得很低“已经十一点了,宿管愿意放你出来?”

    “说有急事会放的,”书辞道“李响上次试过。”

    “要是他问你有什么急事,你怎么说?”叶寻轻笑“暖被窝算急事吗?万一人家不依怎么办。”

    书辞被那句暖被窝弄得有点血气上涌,他稳了稳心神“那我说去见朋友,就说……”

    叶寻打断他“朋友?”

    书辞自知理亏,不说话了,叶寻在那边嗳了一声。

    “给个名分可不可以啊?”

    叶寻说完,自己先弯了弯眼,都觉得这样有点无理取闹了,他刚想跟书辞说实话,那边一字一字,声音有点认真又有点不好意思“见男朋友。”

    叶寻原本正打算点烟,听见这句话,不由自主用牙齿狠狠磨了下烟尾。

    还写什么程序。

    这他妈不是要命吗。

    “没事,你别担心我。”他垂下眸,柔声道“我给宿管递过烟,他会放我进去的。”

    书辞在那边应了声,叶寻总觉得书辞像是有点遗憾,这个念头刚出来就被他压了回去,同时在心里对着自己斥骂了句不要脸。

    他们又说了会儿话,叶寻在外面抽完烟,挂掉电话回了实验室。

    见他回来,一起做项目的学长问“充电去了?”

    叶寻嗯了声,心情看起来不错。他们在一个困难点上卡了几天了,因为关系到整个项目的走向,连导师都不得不在实验室里陪他们耗。

    一群单身程序员接二连三感慨

    “有对象就是好啊。”

    “深更半夜的,打电话还有人接……”

    周导师今年三十有余,学术上颇有建树,却还是个光棍,见叶寻神清气爽,一副还能在实验室耗个通宵的架势,难得感慨道“早些结婚还是有好处的,我现在这个情况,别人给我介绍相亲都没什么时间。”

    叶寻听得有点乐,他接过话头“那您也不能将就了,得找个贴心的,卡程序的时候出去打个电话,那叫一个治愈。”

    话一出口,实验室里一片笑声,就近的学长忍不住拍了他一下“就你能……”

    那天晚上,叶寻再去百~万\小!说辞的朋友圈时,之前那条朋友圈已经被书辞删掉了。

    书辞能装作没看见谢知意的留言,不理会对方的瞎蹦跶,他不能。

    他们小组一共有六名成员,除却混人数的陆见琛,还有两个对小组课题一窍不通的学生,因为谢知意一直很是关照其他人,叶寻估计那两个人也不太好意思找学长的麻烦,就没跟他们商量。

    还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最开始反驳过谢知意的女生,一个是他们专业的学委,叶寻对学委有些印象,成绩很好,但是不怎么擅长交际。叶寻估计学委心里对这些分得明白,要是自己主动提出想换一个学长来指导他们,学委应该会帮他的忙。

    这次上机课结束后,叶寻从女生和学委手里接过了实验报告,里边除了谢知意的批注和指导意见,还夹着谢知意写过的草稿纸。

    叶寻仔细看了看谢知意的批注,比他想象中还要夸张,对方在上次和他发生争执后不仅没有小心行事的意思,反而越发肆无忌惮,好几段程序都直接乱敲。

    同组的女生看着谢知意的程序直犯恶心“写这么一长串,全是错的,亏他还是导师找来指导我们的。”

    学委也直截了当道“他是故意的。”

    “他确实是故意的。”见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叶寻道“你们先别急,也别反驳谢知意的意见,导师那边我去说。”

    女生见他拿走了他们几个人的实验报告,大概猜到他要做什么,面露惊喜地嗯了一声。

    导师平日里除了上课,几乎只在研究生实验楼待着,其他学生找他还有些不方便,但叶寻跟着他做项目,几乎每天都能和导师碰面。

    叶寻特意到得早了些,实验室里还没什么人,只有导师和一名学长,看见叶寻进来,导师示意他把笔记本拿过来“听他们说,之前那个问题你想到办法了?”

    “有个大概的想法,还没验证过。”

    导师摆摆手,示意无妨“先给我看看。”

    叶寻把笔记本打开,看着屏幕上的算法,导师眼里逐渐流露出满意的神色“大体想法是对的,有些地方还是有问题,需要细化。”

    叶寻应了声,见导师心情不错,他把带着的实验报告递给了对方“这个,想给您看看。”

    “图形学的报告?”导师翻了翻“你们组的?第一个实验应该是魔方模型……”

    他翻着翻着,原本还有些随意的神色渐渐收敛了起来,他和谢知意相熟,多多少少认得后者的字迹,等看到最后一个实验,导师的眉头已经不知不觉蹙了起来“这些指导意见都是谢知意写的?”

    叶寻点了点头。

    不管谢知意做了什么,他都是导师安排进组的,见导师欲言又止,一时像是不知该说什么合适,叶寻顺势道“学长平时应该比较忙,没那么多时间帮我们核对每一次实验,有些观念也和我们不太一样,可能不是很适合我们组。”

    导师听他说完,眉头稍微舒展了些“你们这组的实验报告先不用交了,等下周……算了。”

    他把那几份报告还给叶寻“下次上机课,你们直接把报告交到我这儿来。”

    接到谢知意的电话时,。今天是周六,他和叶寻约好出去玩,刚穿好鞋,书辞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人,书辞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

    电话那端的谢知意声音里含着笑“学弟,你下午有空吗?我一直想去省美术馆看一看,但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时间。”

    “我和叶寻约好了,”书辞说“没有时间。”

    谢知意沉默片刻,忽然道“那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些事想和你说。”

    书辞轻声道“下次,叶寻快来了,我要下楼等他。”

    “就占用你一点时间。”他没想到,谢知意的态度很是坚持“我就在楼下,可以吗?”

    书辞见他这么坚决,心里有些好笑,转念一想,他原本也要等叶寻过来,这些时间不如看看谢知意到底想干什么,书辞答应了一声。

    他下了楼,和电话中说的一样,谢知意就在宿舍大门外等他,手里还捧了杯热的奶盖茶,一看见书辞,谢知意眼睛亮了亮,两三步走了过来。

    “学弟。”

    书辞嗯了声。

    “你们一会儿要出去玩吗?”谢知意脸上挂着笑,把奶盖茶往书辞面前递“今天没什么太阳,还挺冷的。”

    书辞摇摇头不想接,对方直接把奶茶塞进了他手里,随即双手摊开往后一收,书辞没办法,只能暂时拿着,却不觉皱了皱眉。

    谢知意像是没察觉到他的态度,继续道“你穿得有点单薄,要不要……”

    “学长,”书辞开始不耐烦了“叶寻要过来了,你到底有什么事?”

    谢知意朝四周瞟了一圈,暂时还没看见叶寻的影子,叶寻不在,他比书辞更急。

    上次他故意在书辞的朋友圈里留了那条引人误会的评论,可没过多久就被书辞删掉了,他不确定叶寻到底有没有看见。自从上机课发生过冲突后,叶寻对他一直都不冷不热,可谢知意总觉得对方不像那么安分的人,他摸不准叶寻的态度,心里总有个疙瘩,这才想到约书辞去美术馆。

    正想着,谢知意从余光中看见了朝这边走来的人影。他们站在宿舍外的小道里,书辞站在靠里些的位置,从书辞的角度看不见叶寻,他却看得很清楚,谢知意故意提高了音量。

    “学弟,你肯定多多少少也感觉到了,我一直很喜欢你。”

    他是为了恶心叶寻才接近书辞的,男人最受不了的事情无非就那几件,要是有人心怀不测接近他的伴侣,他心里一定窝火得不行,叶寻那种人只会比他更受不了。

    想到叶寻,谢知意的目光染上阴霾,心里的厌恶怎么都止不住。

    叶寻现在跟的项目是以学校的名义接的,原本周诚友已经打算把项目名额给他了,快开学时却临时通知他换成了叶寻。他很久以前就听过对方的名字,同专业的学弟,成绩好、能力强,最重要的是家庭背景似乎也不简单,导师临时换人,他实在没办法不往利益方面考虑。

    听说叶寻和男生结了婚,他还觉得对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但跑步时第一次和书辞面对面说话,那点鄙夷都成了惊艳。

    随即就是更深的嫉妒。

    他看着书辞,后者听见他的告白,一双桃花眼不由自主地睁大,饶是谢知意对男生没兴趣,这时候也不免觉得面前这张脸无可挑剔。

    真可惜了。

    要是没有叶寻,这种脾气乖巧长得好的学弟,他还挺乐意真心照顾的,也不至于这么天天恶心人家。

    “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但是我可以等。”谢知意继续道“叶寻并不是什么好选择。”

    书辞沉默了片刻,一时半会儿有点不忍心看谢知意。

    他真的好久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了。

    他干脆不说话了,打算看谢知意还想说些什么,后者见他不反驳,以为有机可图,一副为他好的模样继续道“我不知道他在你面前是什么样,但是他平时真的非常自大,也不怎么尊重人,我指导他的小组课题时,他就经常顶撞我。”

    书辞听不下去了“我——”

    “你们才结婚,他现在还能在你面前压抑着本性。”谢知意抢先道“等时间久了你肯定会受委屈,他们这种人我见得比你多,表面上看起来好相处,实际还是做着仗势欺人那一套,你不如考虑考虑我。”

    他话说到这份上,原本以为叶寻就在不远处站着,听完估计是要跟他动手的。他都想好了,大不了一起写份检讨,这事情传出去也不好听,指不定到最后谁更难受。

    书辞忽然道“说够了吗?”

    谢知意闻声,对上书辞的眼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