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

    书辞连忙答应,叶寻见状,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等叶寻离开后,谢知意道:“小辞,既然叶学弟回去了,那我们——”

    “学长,”书辞打断他:“你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他明显感觉到叶寻刚才在不满谢知意,书辞也不怎么喜欢谢知意刻意拉近距离的说话方式,原本对谢知意的好感被消了个干净。

    见书辞径直走出了宿舍,谢知意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他大步走到书辞旁边,低声道:“对不起,我这人说话一向不太注意,刚才冒犯你了。”

    书辞掀了掀眼皮,见谢知意低顺着眉目,似乎很是愧疚的模样:“没事。”

    谢知意有些欣喜:“你不生气就好,那我们……我们一起跑步?”

    “学长。”书辞的声音很柔和,似乎很有礼貌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是干脆利落的拒绝:“我们还是分开跑,这样比较方便。”

    跑完步后,书辞发了条消息,让李响帮他把书带过来,两个人一起去上专业课。

    专业课连上三节,几乎没人听,大家都在下面玩手机,中午下课前,书辞收到了叶寻的消息。

    就像之前说过的那样,叶寻约他去吃午饭,到下课时间了,书辞短短三分钟内看了十次教室门,跟他一起上课的李响啧啧啧:

    “都小半年了,怎么还是没一点长进,人家招招手你就恨不得跑过去摇尾巴。”

    “不是啊,”书辞反驳:“主教楼人这么多,现在又是最后一节课,出门晚了要被堵好一会儿才能下去的。”

    “好像是这个道理。”李响难得认可他的观点,书辞还没来得及受宠若惊,李响继续道:“这么多人,影响你撒欢的速度。”

    “……”书辞猝不及防被嘲讽,恶向两边生,他大着胆子试图反击,书辞装作不经意地样子重新挑起了话题:“帮你代跑的是不是许成烈?你最终还是在菜鸡土豪小弟弟和本校体院生之间选择了后者,网恋果然没前途。”

    书辞说完,就感觉这是自己跟李响对峙以来最嘲讽的一次,李响似乎还愣了愣,书辞刚想暗爽,就听见李响轻笑一声。

    “是啊,”李响面不改色:“体院的体力比较好,带劲儿啊。叶寻体力也挺好?你试过后入吗?脸被按进床里很爽的。”

    书辞要崩溃了。

    “老大!!!!”书辞咬牙切齿小声道:“现在在上课!教室里!大白天的!”

    “反应这么大。”李响不慌不忙,一击命中书辞的要害:“看来你们是试过了。”

    书辞的脸一瞬间爆红。

    他充分体会到什么叫以卵击石,心说自己真是发疯了才不自量力妄想挑战李响的权威。

    “不过后入找不到合适的高度很累啊,我要是结婚了,我就去定做个高度合适的桌子来玩。”李响继续折磨书辞:“还有一些姿势就没那么多限制,比如说……”

    下课铃猝不及防响起,书辞丢下一句我不要桌子拔腿就跑,李响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趴在桌上狂笑。

    真他妈跟小朋友似的。

    第42章 脸红

    一路上书辞不可避免回想着李响那些话, 一直到他看见在主教楼外等待的叶寻, 对方站在很显眼的位置,一手拿着他们专业课的书本, 一手漫不经心划着手机。

    往常的这个时候, 书辞肯定都先看叶寻的脸,边看边想自己拐到这样的人真是赚大了。

    但是今天,刚和李响聊过黄色话题,书辞下意识望向叶寻的手臂。

    脸被按进床里……

    我靠!!

    叶寻似乎感应到了他过于灼热的目光,抬起头,看见他后弯唇扬眼,笑得很明朗。

    相比之下,书辞觉得自己真是个禽兽。

    他们在校外吃的快餐,书辞点完菜后多要了一瓶冰可乐, 刚把吸管放进玻璃瓶里,他听见叶寻问:“你们后来还在一起跑步吗?”

    书辞抬头,后者眼睑低垂,看不出什么情绪, 书辞有点没反应过来:“谁?”

    叶寻顿了顿,干脆直接道:“谢知意。”

    书辞瞅了他一眼,唇角忍不住扬了下, 后者看着他的表情,微微挑了挑眉, 似乎在问他笑什么。

    “没在一起,”书辞连忙压下了笑意, 一本正经道:“我们分开了,我说我想一个人跑。”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叶寻带着赞赏意味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往常书辞不会多想,但现在他受了李响的影响,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老板,满意了有赏吗?

    书辞试着暗示道:“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

    “没有,这样很好。”叶寻果然很上道:“要奖励吗?”

    书辞心花怒放,觉得奖励这个词怎么听怎么暧昧,正以为叶寻要亲他一下或者捏一捏他的手,叶寻把自己的点的一份菜往前推了推。

    “奖励你吃鸡排。”

    “……”

    “芝士夹心的,”叶寻道:“味道不错。”

    眼看着书辞表情都要不对了,叶寻干脆笑出了声,他伸手捏了捏书辞的脸颊,软绵绵的触感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一想到谢知意前几周天天和书辞面对面聊天,他又开始觉得不舒服。

    “你们怎么认识的?”

    “之前有次跑步,他问我是不是艺术系的。”书辞顿了顿,还是诚实道:“跑完他请我喝了水,我当时觉得他人还不错,就加了微信。”

    叶寻轻笑了声,颇有些意味深长:“请你喝水?还加微信了?这玩意儿真是……”

    他顿了顿,没当着书辞的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谢知意知道书辞是艺术系的,还知道书辞专业成绩好,肯定多多少少打听过书辞的事情,自己又做了准备,才能跟书辞聊上艺术方面的话题。

    一想到有人这么别有用心地接近书辞,叶寻心里渐渐升起了戾气,他皱了皱眉:“谢知意一直喊你小辞?”

    书辞连忙否认:“他平时都是喊学弟的,我也不知道今早为什么就突然那么喊了。”

    他没想到,他不说还好,一说叶寻愣了片刻,随即有些难以置信道:“在我面前和你装亲密?行啊他,看不起我是不是?”

    书辞还来不及接话,叶寻又想起了什么:“你们住一栋楼?他今天是不是故意守那儿堵你呢?大冷天谁他妈起这么早,还刚好碰见你下来。”

    叶寻越说越觉得有道理:“我操了,你们宿舍还有床位吗?能不能接纳一下家属?”

    书辞从他说话开始就一直忍着笑,听到这儿,他再也忍不住笑了一声,叶寻大概是真的被气着了,这会儿连他也没放过:“你怎么还笑啊?你也太坏了,你知不知道家属的内心很惶恐?”

    “嗯嗯嗯,不要惶恐啊。”书辞学着他之前的样子,伸手去轻轻掐了一下叶寻的脸颊,触感比想象中还要好,书辞眼里的笑意又深了几分:“谢知意有病,好烦啊他,我以后看见他就绕道走。”

    见叶寻还是一副有些烦躁的模样,目光也有点儿凉凉的,书辞抬起眼:“不要生气了。”

    他顿了顿,试探道:“寻哥哥?”

    书辞面带笑意看着他,一双色泽漂亮的眼睛朝他望来,像是盛开的桃花。

    叶寻:“……”

    叶寻呼吸慢了半拍,脸上难得有些热。

    他从小到大,第一次遇见书辞这样哄人的。

    他还意外很受用-

    第三次上机课,再次见到谢知意,叶寻瞥了对方一眼,不咸不淡打了个招呼。

    即使他懒得搭理对方,叶寻作为组长,不可避免需要和谢知意接触,尤其在运行程序时,谢知意一直有意无意带着他们这组另外几个人乱搞,等那几个学生惊喜地看着屏幕上出现的抛物线,已经有人准备拍照写报告时,叶寻啧了声,实在是有点儿看不下去。

    “谢学长,导师让我们写的是一个求根值的函数,”他转过身,和谢知意四目相对:“你教他们做的是一个求有几个根的函数,就算最后同样做出了抛物线,整个程序也都是错的。”

    他话音刚落,就有同组的女生小声附和:“我也觉得不太对……”

    她话还没说完,谢知意朝叶寻道:“学弟这么说,是觉得我把大家带偏了?”

    叶寻避开了他的问题:“学长的函数是对的,但和指导书上要求的不太一样。”

    他们这边说话声音不大,只有同组的几个人听见,因为离得近,这一块的氛围变得有些微妙。陆见琛也不玩手机了,他抬起眸子,眯了眯眼睛盯着谢知意。

    “叶学弟,”见同组的学生们都在看,谢知意笑了笑:“我知道你很有天赋,对这些也很了解,这个小组课题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但我作为你们的学长,有些东西还是稍微比你们有经验的,有疑问你可以私下找我,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

    陆见琛目瞪口呆,实在没想到这人这么不要脸,被揭穿也不慌不忙,还四两拨千斤把问题推到叶寻身上,他下意识看向另一边的叶寻,一看,心脏咯噔一跳。

    叶寻要笑不笑,漆黑的眼睛里情绪不定。但陆见琛跟他这么多年朋友,知道这是对方压着脾气的前兆。

    叶寻肯定是对的,陆见琛知道他不做没把握的事,他估计叶寻前几周都觉得这种不怎么重要的小组作业,学长自己划水就算了≈gt≈gt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