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

    “我当然抱了,不抱你要闹脾气。抱了你还嫌不够,你让我乖乖听话,不然就把我踹下去。”叶寻又添了一把火,手指也顺势摩挲过书辞的唇角。见书辞都要听傻了,他忽然觉得心痒痒,干脆亲了下去:“我都想不到,你在梦里花样这么多。”

    他刚亲到一半,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扭头,发现徐月正面无表情朝这边看。

    她怀里抱着盆子,也是来晾衣服的。

    叶寻假装没事一样收回了手。

    完了。

    他这么多天坚决不在长辈在场时和书辞有任何过于亲昵的肢体接触,没想到最后一天居然破功了。

    幸好隔得远,徐月应该没听见他俩说了什么,光看见他对着书辞的唇又咬又舔了。

    或许还能抢救一下。

    “妈,你别怪他!”叶寻没想到,书辞反应过来后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挡在了他面前:“是我逼他的!”

    叶寻都要被书辞震住了。

    他想笑又笑不出来,还莫名有点感慨,关键时候他媳妇儿还真是……护着他啊。

    行。

    这下真没救了。

    果然,徐月看了他们良久,淡淡道:“叶寻有空吗?跟我来一下。”

    书辞身上的担心都快化为实质了,拉着他的手就没松开,眼看着徐月都走进了客厅,叶寻轻轻拍了拍书辞的手背:“没事,阿姨只是跟我说会儿话。”

    书辞再担心也知道这场谈话无可避免,他慢慢放开了手。

    叶寻走到客厅里,徐月坐在沙发上等他。见他过来,下颚微微抬了抬,以目示意离自己不远的位置。

    “坐。”

    叶寻坐下后,等着她先开口,他原本以为徐月会接着上次询问他的家庭情况,或者问问他对书辞的看法,对两个人未来的打算。他没想到,徐月道:“听茉茉说,你这几天给她讲了很多难题。”

    叶寻点头:“她们作业挺复杂的,有些题目我们那边到了高中才会涉及的,她很聪敏,一讲就会。”

    “书辞早就把初高中学的东西忘光了,每次茉茉问他问题,他这个当哥哥的什么都不知道。”

    叶寻笑了笑:“很多知识点我也不记得了,只有物理和数学有个大概的印象。”

    徐月看了他半晌。

    “书辞昨天说,你过几天就要走了。”

    “明天走,家里有些事情。”叶寻应了声,和她对上目光:“这些天打扰您了。”

    徐月从旁边拿过什么,叶寻手里一沉。

    他垂眸,看见了一纸塞得鼓囊囊的红色。

    “在我们这边,新儿媳上门,岳母都该给个大红包。”徐月看着他,一字一顿轻声道:“你虽然不是儿媳妇,但我希望……你能对小辞好一点。”-

    自从叶寻走后,书辞天天期盼着开学。

    好不容易到了开学日,他妈大概是看出了≈gt≈gt

    他这种渴望,进安检前突然问他开学后打算住哪儿。

    书辞一脸茫然:“不是住宿舍吗?”

    徐月似笑非笑,一脸你当我傻啊的微妙表情。

    书辞脸一热,明白了她的意思:“您不会以为我要和他住一起?”

    徐月:“怎么,你不想?”

    书辞:“……”他想死了。

    “最好不要同居,你太黏着人家了,没个分寸。”说着说着,徐月皱了皱眉:“就算同居了,该注意的也还得注意,你这个年纪如果没节制……”

    书辞被他妈说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偏偏徐月面色不变,书辞受不了了,飞快丢下一句我知道了就冲进了安检口。

    到学校后,叶寻没见到,书辞先接到了新学期的新通知。

    他们学校为了让大家强身健体,响应新出台的规定引入了一款跑步软件,要求大一到大四的学生每天晨跑或晚跑,软件会进行计步,并规定当天的打卡地点。

    书辞读完通知,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每天跑五百米,一学期晨跑和晚跑总次数不低于三十次。

    这他妈。

    有毛病?

    宿舍里只有他和李响,其他人还没到,书辞问:“你要跑吗?”

    “你不跑?”李响反问:“不跑扣分了。”

    书辞一听李响都要跑步,他估计也只能认命了,刚下定决心,李响轻描淡写:“我找人带跑。”

    带跑被抓住,无论是带跑人还是被带跑人都要记过,书辞有点好奇哪位青年才俊愿意冒着这么高的风险帮李响带跑,但李响说完这话就继续玩手机了,书辞见他不想说便没再追问。

    寒假收假前,叶寻被他们院一个颇有名望的导师敲定了,一开学就带着进了新项目,暂时没空跑步。夏梓航和林川跟书辞的早课时间不一样,这样一来,书辞只能自己去跑步。

    自从学校颁布了这项新规定,书辞每天早晨都能看见学生们用各种手段刷满五百米,有骑自行车的、有滑滑板的……

    今天书辞看见了一个滑轮滑的小姑娘,他正看得有趣,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回过头。

    拍他的是个面容俊秀的男生,个子比他高一些,男生一只耳朵插着耳机,见书辞回头朝他展露出笑容。

    “你好。”

    “你好?”

    “我看见过你几次了,”男生说:“咱俩规定的跑步路线好像是一样的。”

    书辞应了声。

    “你是艺术系的?我计院的,我叫谢知意。”对方脸上的笑容很有亲和力,等书辞意识到时,他们已经在并肩跑步了。

    谢知意道:“虽然我学的计算机,但是我一直对绘画很感兴趣,大一时还想选修来着。”

    书辞问:“你大几了?”

    谢知意:“大四,看得出来吗?”

    书辞认真看了看,谢知意面目清俊,加上肤色白,说是刚上大学都会有人相信,他摇了摇头。

    谢知意却笑起来:“学弟,我听说你专业成绩很好,我最近在读美术史,可有些地方自己读起来一知半解,你能给我讲讲你的理解吗?”

    书辞愣了愣。

    他自己都快把这些忘得差不多了,但谢知意目光期待,书辞不好推脱,只能硬着头皮扯了一段。

    “弗兰德不是巴洛克风格的代表人物吗?”

    “我也很喜欢莫奈,他表现光的手法实在非常高明。”

    靠。

    我不知道啊学长。

    书辞绕了个弯,把话题扯到他知道的范围内,幸好谢知意没再追问,但对方一直能跟上他的瞎扯,似乎真的对这些有所了解。

    跑完步,打卡点附近就有一家便利店,书辞想去买瓶水,谢知意也要买水,对方先他一步走到收银台边,把书辞那瓶水也一起付账了。

    “我自己给,”书辞不太好意思:“我把钱转你?”

    “没事,也没多少钱,一起给了方便。”谢知意笑道:“学长请你喝水,应该的。”

    陆见琛和同学刚跑完步,也向着便利店走去。

    同学调侃他新学期开学还是单身,是不是择偶观不明确,陆见琛反驳:“我的择偶观一直很明确,我喜欢大胸萝莉。”

    同学一阵笑:“问题是也没见你泡上大胸萝莉啊,你说你有没有可能喜欢大屌萌妹?”

    陆见琛:“放肆,你陆爸爸看着像搞基的人?”

    同学突然扬了扬下颚,示意陆见琛抬头:“你看便利店门口那个男生,有点漂亮啊。”

    他话说完,被他夸漂亮的男生侧过头,一张脸被冬日的阳光勾勒出惊艳的轮廓,睫毛又长又密,唇色柔和。

    “我操。”同学感慨道:“对着这张脸,弯一弯也不是不可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