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8

    ……

    最后一张是校庆的舞台,这幅画书辞画得格外用心,整张都是厚涂的。大片绚烂的颜色绽放开来,观众和背景一点一点黯淡,只有舞台上的人影清晰可辩,是整个画面的中心。

    书辞画的是校庆那天晚上他唱歌时的样子,他下意识看向书辞给这张画打的备注

    我会一直喜欢你的。

    他的视线落在那行字上,目光逐渐发烫。他压下捂住眼睛的冲动,当意识到自己唇角不知不觉含着笑意后,他看了眼外面。

    客厅的灯已经熄了,时间不早,徐月他们应该都休息了。

    叶寻的舌尖顶了顶脸颊,在牙齿上转了转。实在忍不住,他站起来,轻手关上门,把书辞一下捞进怀里。

    “怎么了?等等等……呃!”书辞被他一抱一捏,手一抖,直接被对面击杀。书辞怕痒,叶寻这么动手动脚的,他在对方怀里挣扎了一下,同时对叶寻捣乱打扰他发挥颇有微词“喂!我都被打死了,你还摸?”

    他侧头,看见叶寻笑得神色不明,还莫名还透着一股子撩人的意味。书辞正想问他在笑什么,忽然看见了电脑屏幕,才一下想起自己电脑里存了什么东西。

    他的画。

    笑什么?嗯?

    是不是画得很好?

    书辞还没得意过两秒,叶寻问“画了很久了?”

    书辞猝不及防,被对方问得有点不好意思“从大一入学开始的。”

    他们确定关系以后,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叶寻,他喜欢对方的时间远比对方喜欢他的时间要多得多。

    从大一入学开始,他就在给叶寻画画,这说明了什么……

    叶寻肯定能明白。

    果然,叶寻的手指一顿,随后凑近了,用那种让书辞头皮都有些发麻视线打量他。

    书辞这才注意到门被叶寻关上了,房间里的气氛越发微妙。不知道为什么,叶寻这种混杂着爱怜和侵略意味的目光,让书辞不由自主想起了之前在酒店发生的一幕幕,他的耳根慢慢烧了起来,不由自主有些心猿意马。

    尽管已经猜测十拿九稳,叶寻说话时依旧难免迟疑,心脏因为狂喜不可避免砰砰跳动“你喜欢我一年了?……暗恋?”

    听见他嘴里说出那两个字,书辞近乎放弃般地点了点头,人都像是被抽走了一部分力气,又重新被喜悦填满。

    “画很好看,真的。”

    一句话,就让书辞满心欢喜。

    书辞对上他漆黑的瞳孔,开心得想要一头砸进叶寻怀里,后者先他一步把他横放在床上,随即覆了上来。

    “你画了那么多,我刚才差点看愣了,都不知道说什么才担得起你的心意。”叶寻一边说,一边抚摸过他的脸,拇指在他的唇角轻轻按压“谢谢你。”

    书辞被他这么压着,嘴唇还被他摸,人都要差点愣住。

    这叫什么谢谢我?

    这他妈分明是在勾引我。

    “我也会一直喜欢你的。”

    叶寻不说这句话还好,这么轻言细语地喃喃出来,书辞实在是受不了了,他犹豫着主动支起身子去碰了碰叶寻的唇。

    比起吻,书辞的举动更像是单纯的乱蹭,毫无章法。

    叶寻被他磨得没办法,干脆反客为主,舔了一下书辞的唇缝。

    呼吸交缠间,书辞提醒“行李箱里有上次用剩的——”

    他没想到,叶寻听见这句话反而顿下了动作,在他耳边轻笑了一声“不是怕疼吗?”

    一开始确实很害怕,但后来适应了,得了趣,他对那种感觉居然有些上瘾。

    “……也不是很疼。”他想让对方别停下来,干脆红着耳根蹭了一下叶寻的脖颈“来吗?”

    蹭完书辞脑子里迟来地响起了警报声。

    完了,他又不要脸了。

    书辞心情纠结地对上叶寻的视线,叶寻和他对视须臾,微微眯了眯眼。

    他本来还把持得住,这下也被书辞勾起了兴致。

    但房子的隔音似乎不是很好,之前虚掩着门时他能大致听见客厅的动静。更何况书辞他妈对他印象都那样了,要是真做了点什么,明天他在岳父岳母这儿就该凉了。

    “恐怕不行,”叶寻的理智让他在关键时刻刹住了车,他想安抚书辞,伸手捏了捏他的耳软骨“阿姨多半能看出来,而且毕竟是在你家里,不怎么合适。”

    耳朵本来就是书辞的敏感带,叶寻这么揉揉摸摸,书辞半边骨头都酥了,一下就把要脸与矜持忘了个干净。

    书辞喉咙发痒,心跳如雷鸣,硬是逼着自己把话说了出来。

    “那你就蹭蹭,不进来。”

    叶寻原本还想哄着书辞,一听见这话,整个人都从游刃有余变得呆若木鸡。他实在想不到书辞会这么争气。

    眼看着叶寻怔然地看着自己,书辞不禁脸一红,连忙补充道“这样不会看出来的?”

    叶寻和他对视片刻,败下阵来。

    他眼睑低垂,居高临下把书辞按在床上,泄愤那样不轻不重揪了一下书辞的耳朵。

    “你挺能耐的是不是?”

    书辞被揪了耳朵以后,整个人都呆了。

    叶寻用的力气不大,还带着亲昵的意味,但被这么一训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能耐了,薄红一下从书辞的脸颊蔓延到脖颈。

    明明刚才还敢说那种话,现在就一副要羞哭的样子,叶寻拿他没办法,以为是自己太凶了,只能抱着他亲了一口,但又气不过,还是轻声抱怨道。

    “尽折腾老子……”

    第40章 是我逼他的

    过年的这几天, 即使每天都能和叶寻待在一起, 碍于徐月,书辞这段时间都表现得非常老实。

    过了初五, 叶寻便常常接到电话, 那边似乎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回去处理,催的次数多了,叶寻不好再推脱。

    “你明天走吗?”阳台上,书辞把洗好的衣服挂起来。叶寻刚打完电话,对上他的视线后点了点头,示意书辞把衣架给他:“我来。”

    书辞看着他晾衣服,想到明天就见不到叶寻了,眼里不觉流露出眷恋。叶寻一回头,就看见书辞目不转睛盯着自己。

    他抬了下眼皮, 想起了什么。

    “跟你说个事,别害羞啊。”

    他们离得很近,叶寻说话时嗓音压得又轻又淡,这种说悄悄话的气氛让书辞的耳根一片酥酥麻麻。

    他不觉抿了抿唇, 喃喃道:“什么事?”

    “你今天早上换下来的内裤,是我洗的。”

    书辞一愣。

    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心脏乱跳。

    或许是因为不久前才和叶寻亲热过, 这几天他又天天看得见碰不着,书辞心里跟猫挠一样, 昨晚不知不觉就做了那种梦。

    他早上起来都被吓了一跳,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对叶寻渴望到这种地步, 但后者最近就跟没事人一样,非常稳得住,相比之下他又是乱想又是做梦的……

    趁着叶寻还在睡,他做贼一样轻手轻脚去了卫浴间,换下来的衣服被他随手丢在卫浴间外的衣物篮里,他洗完澡出来,房间门已经开了,徐月催促他们吃早餐,书辞还以为是徐月把他的衣服拿去洗了。

    当时他还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内裤上的痕迹实在是太明显了。

    想到这个,再想到叶寻帮他洗了衣服,书辞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偏偏叶寻眼里带着促狭的笑意,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

    “我说你昨晚怎么总叫我名字。”叶寻的喉结微微滚了滚:“我以为你做噩梦了,原来……”

    书辞狼狈地错开了视线。

    他居然还喊了名字?!

    书辞张了张口,憋了半天,一个字没憋出来。

    书辞昨晚压根没喊他的名字,叶寻也只是猜测他梦到了自己,没想到书辞反应这么大,直接不打自招了,他觉得好玩,继续瞎扯:“你还非往我身上蹭,要我抱你。”

    书辞觉得,这确实是自己干得出来的事情。

    他恍惚道:“那你抱了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