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大師兄看向朝他笑得爽朗的小師弟,回以輕笑,絲毫不管四周的人投來我總算看清楚你了的目光。

    見狀,魔教教主惱怒的揮手,幾名魔教中人馬上上前扶起阿山,阿山又恨恨地說:不止用毒你小鬼,你還用暗器!

    欸!暗器?

    小師弟毫不在意的道:這不算是戰術嗎?隨後一踢腳,只見細小的銀尖從他的鞋尖射出,朝大師兄身側的樹木射去,刺進樹幹。

    在眾人一臉你教壞了師弟的責難目光望著大師兄時,小師弟又說:而且那不是化霧術,是毒霧術喔!

    聞言,一直以內力壓制體內毒素的阿山被這些卑鄙的武林中人氣到了,內力控制不好,被毒素侵蝕,便暈了過去。

    魔教教主盯著小師弟,有點陰險的笑道:解藥?

    小師弟回道:你們會離開吧?

    哼!我們魔教才不像你們這些齷齪的武林人士,自會守諾了!

    接著,小師弟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子,拋給魔教教主,道:慢走不送。

    哼!魔教教主冷睨著一直裝透明人的兩位掌門,嬌豔欲滴的紅唇吐出一句卑鄙無恥!便領著魔教教眾火速離去

    兩位掌門還能怎辦?自家徒兒用毒用暗器,這些行徑不是卑鄙是什麼?即便被魔教說是卑鄙,他們也得認了!

    唉唉今後武林怕是會說才剛兩宗合一的清雲宗行徑竟是比魔教更卑鄙無恥了流雲宗跟清玄派累積下的威望怕是沒啥用了,清雲宗的名氣一來就沒了

    想到了名氣什麼的都沒了,兩位掌門一臉對不起老祖宗的哀怨,而四周師兄弟也以鄙夷的目光瞄向大師兄。至於大師兄,無視萬物的迎接朝他步來的小師弟,兩人自成一個世界,一片和樂融融的樣子。

    突然,便見蕭掌門一臉痛定思痛的模樣,與孫副掌門交換眼神,抬頭朝一眾弟子說:既然清雲宗的第一戰已經讓我們貼上卑鄙的標籤,那麼我們何不順勢而行呢?

    孫副掌門也接著說:想當初流雲宗的陣法、暗器跟弓術也是有名的。然而我的掌門師父重於修劍法掌法,久而久之其他便被忽視了。

    蕭掌門又說:清雲宗作為兩宗而成新的宗門,既然當初老祖宗有留下來傳承,我們自當研習。你們認為呢?

    在場眾多清雲宗弟子低頭沉思。正當蕭掌門以為這提議不被接納,或許維持正大光明才好時,他們竟爆出一陣歡呼。

    這群弟子們吱吱喳喳的你一言我一句。

    這下子可以光明正大研毒了!老子閒時的喜好總算有用了!

    我還把我設計的暗器樣式賣給唐門!這下子可以留在自家宗門發揚光大了!

    就因為怕被武林評為卑鄙,我才把在藏書閣裡學來的陣法通通放棄,這下子又可以繼續研究了!

    想當初我就是為了學習陣法才加入流雲宗,結果得到一句這些卑鄙的攻擊我們不屑用,才逼著他娘的練劍練了十年多!這下子可以回到初衷了!

    聽到弟子們的話,兩位掌門一臉呆愣。

    這果然是有怎樣的師父就有怎樣的弟子嗎?怎麼感覺自家宗門的弟子都怪怪的呢?難道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嗎?

    第19章 十九

    當晚,清雲宗辦了一個盛大的宴席,全宗上下歡快慶祝。

    觥籌交錯間,沒有人留意到小師弟離席的背影。

    月正當空,清雲宗的後山一派靜謐。位處山腰的洞穴外,清潤溫雅的大師兄倚著樹幹仰頭對月。細碎的窸窣聲傳來,是有人踏過草地的聲音。

    大師兄頭也沒有轉過去,便開口說:怎麼來這裡?清冷的聲音帶上笑意。

    你又怎麼來這裡?大師兄。小師弟走至他身前,直直看著他的雙眼。

    想當年我承師命,開創清玄派,某人以為我從此逐鹿江湖而拋棄他,便開創流雲宗與我對立。然後我對某人說過讓兩宗合一,在這裡等,一起浪跡江湖。

    而我們都等不來那天。他打斷他的話。

    看來你記起了。

    在我碰上雲弓時,我就在想竟然還有別個這麼疼我的大師兄。原來還真是我家大師兄傅清玄公子呢。

    傅清玄朝他伸手,說:流雲,前生的遺憾,今生已完成。那麼,你願意跟我浪跡天涯,生死與共嗎?

    段流雲笑開了,牽上他的手,回道:連輪迴轉世都跟著你了,還怕我不會跟你浪跡天涯嗎?

    相視而笑。

    這天過後,清雲宗上下都在傳大師兄拐走了小師弟,掌門倆嚷著他們竟然私奔了的痛失愛徒。而後山處的洞穴旁,一塊大石頭則刻上了傅清玄跟段流雲兩個並排著的名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