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被如此明晃晃的瞧不起,小師弟也不惱,笑了。他腳尖一點,整個人便朝前衝去,執劍直刺。如此明顯的進攻,想當然的被阿山輕鬆地往左一踏便躲開,小師弟便是整個人衝到了阿山的身後。站定後,小師弟又是足下一點,再度執劍直衝。

    見狀,四周師兄弟全都掩臉沒眼看了

    我說小師弟你的攻擊就這麼直來直往麼?甲師兄表示無奈。

    不要光只懂直衝呀!小師弟,戰術呀戰術呀!乙師兄表示抓狂。

    小師弟!做些掩眼法才好進攻呀!丙師兄表示怒其不爭。

    也有一些師兄弟把這單純的攻擊手段歸咎於大師兄,對大師兄說:大師兄,即便你多寵小師弟,也不能讓他連與人對戰也不懂呀!慈母多敗兒呀

    見狀,魔教教主也噗哧一笑。

    大師兄木著一張臉置若罔聞。

    而小師弟那邊已是用這直來直往的攻擊手段繞著阿山直衝了好幾十次了。阿山只是輕輕側身便避開了他,避了這麼多次後,他失笑道:小弟弟,你直接的進攻讓我大開眼戒。我讓你這麼多次,現在是時候輪到我進攻了吧。

    聞言,直衝了很多次的小師弟總算是站定了。只見他唇角一勾,揚起一道甜美的笑容,說:那也得要你破陣才行呢在阿山不明所以的目光中,他手一結印便道:陣起!

    同時,一陣白霧從地上升騰,圍繞在阿山周遭,白霧愈來愈濃,終是把阿山的身影給籠罩了。

    這清雲宗快樂的小伙伴都驚呆了!

    這!清雲宗兩位掌門也驚愕了!

    這——魔教教主皺眉驚訝了!

    接著他們便被更驚愕的事情嚇到了——小師弟把他的劍給擲出去了!

    他不會以為阿山就這樣被擲死吧眾人想。

    身處濃霧的阿山感到有東西飛快靠近,連忙避開,但濃霧害他看不清方位,即使避過仍是被劍氣劃過手臂。

    阿山笑了,化霧陣麼?有意思。他舞劍企圖刮起氣流驅走濃霧,然而霧氣竟是隨著氣流旋轉變得愈來愈濃。突地,破空聲呼嘯而過。

    場外的眾人因濃霧阻隔視線,自小師弟擲劍後跳進濃霧後,他們什麼也看不到。

    見此情形,孫副掌門仍是一臉震驚,道:這陣法不就是來自前些日子藏書閣裡失蹤了的那本書麼?

    蕭掌門不解,便聽孫副掌門續說:老蕭你可知道,流雲宗非劍法掌法為重,還有弓術、暗器跟陣法的

    這還真不知道啊。

    幽幽地嘆息,孫副掌門說:當然唄。自我師父被武林人士批評說卑鄙後,他便專注練劍跟掌法,流雲宗才漸漸以此為武功了。

    聞言,蕭掌門低頭,不知在想什麼。

    約莫過了半炷香時間,只見濃霧漸漸散去,出現了倒地跟站立的身影——出乎意料的!倒下的竟是阿山。

    魔教教主跟他快樂的小夥伴都驚呆了!

    第18章 十八

    你卑鄙!阿山如是說。

    眾人陷入一陣詭異的沉默。

    被魔教中人含恨指控說卑鄙的小師弟,厚著臉皮咧開嘴笑了,說:又沒有規定不能用毒呀!

    毒

    身為一位應當正大光明的武林人士用毒

    武林中有一個潛規則:舉凡用毒者,除卻唐門跟魔教外,皆是卑鄙可恥之人。故此,武林中有點廉恥的都選擇正大光明地對決,而不會用毒。想當然,阿山也想不到武林中人竟會選擇用毒。

    而現在一位笑得陽光般燦爛的武林人士正是做著這等齷齪之事。

    然後,笑得可人的小師弟大聲喚道:大師兄!我贏了!

    一瞬間,矛頭都指向了一身白衣的大師兄。

    竟是大師兄教的呀

    果真是最寵小師弟了!即便自己要背上齷齪二字也要小師弟獲勝。

    欸大師兄教壞了小師弟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