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大師兄只是笑,沒有回答。

    這個設於牆壁內的密室兩側均有燭台,火光閃爍,就照亮這麼一方的小室。室內中央的牆上嵌入了兩把武器,一把是劍而另一把是弓,沒有什麼金光閃閃,也沒有什麼翡翠琉璃,只是兩把樸素簡約的武器。

    這兩把小師弟有些愕然。他還以為所說的宗門之寶就是價值連城,現在看來

    就是宗門之寶了。大師兄朝小師弟看去,緩緩說:劍是清玄派的,弓則是流雲宗。聽說,清玄劍是段流雲祖師爺所鍛造,雲弓則是傅清玄祖師爺所造。

    欸互相製造對方的武器嗎?小師弟眼帶疑惑。

    大師兄含笑把清玄劍取下來,輕輕一揮,石地上便是一條深痕,可見其削鐵如泥。他從懷中取出白布,緩慢地拭劍。

    見狀,小師弟也從壁上取下雲弓,不知怎的眼帶了一絲迷惘。

    第15章 十五

    接下來的時日,不知是不是感到自己沒啥可幫上忙,眾人都沒有看到小師弟的身影。

    一直至來到兩宗合一當天,小師弟才出現在眾人眼前。看到小師弟似乎功力有所長進,眾人才知道小師弟閒得發慌的去練功了。

    小師弟,功力長進了喔。弟子甲笑對迎面而來的小師弟。

    因為閒下來了呀。他說,便見一旁的流雲宗掌門師父十分欣慰的望著他,而他回以一笑。

    兩宗合一,流雲宗跟清玄派弟子都分隔兩邊,跟著自家掌門進行儀式。是以,大師兄沒能看到閉關出來的小師弟。

    兩宗合一,偌大的比武場上設上香爐祭壇,香燭鮮花水果,掌門各自演說。掌門及眾弟子在清玄派拜天拜地,逐一點燃香燭插入爐中,接著都是瑣碎的儀式——總而言之,昭告天下,從此這江湖再沒有流雲宗跟清玄派,只餘一個清雲宗。

    只是兩宗合一這等大事真能和平而安穩地進行下去嗎?

    魔教教主率領一眾教眾來到清玄派所在山腳,聲勢浩大,一如那時擅闖流雲宗一般。只是這次當他們想要破開守山大陣時,兩位掌門均有所感,交代了各自大弟子一聲,便乘風而去,飄然而至山腳。

    魔教教主遠道而來恭賀兩宗合一,有失遠迎,還望海涵。前清玄派掌門,現清雲宗蕭掌門嘴角帶笑道。

    魔教教眾人數眾多,區區清雲宗恐容不下,怕擾了眾人的雅興,先在此致歉了。前流雲宗掌門,現清雲宗孫副掌門冷眼看向前方緋紅霓裳的女子說。

    看到兩位掌門分別站在左右,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魔教教主嫣紅薄唇一勾,便是一抹奪人心魄的笑。只見他以袖掩嘴,一副嬌羞模樣,含情脈脈的望向孫副掌門,驚得兩位掌門寒毛直豎。

    孫掌門何必如此冷眼相待呢?他清脆的嗓音傳來,語調像是情人的嬌嗔,奴家不過是回敬罷了。

    回敬?孫副掌門挑眉。

    蕭掌門頓悟——欸欸回敬火燒?會不會與他家大弟子之前提及下山為了帶回小師弟而燒了一個門派少許地方一事有關呢?

    還未等他想清楚,那邊已經在相互對質。

    敢情孫掌門想要否認麼?半掩的嬌顏上,陰涼的眸光直指孫副掌門。

    而他冷哼一聲,道︰否認作甚?沒有做過之事何來否認一說?

    哦……魔教教主放下衣袖,燒我魔教的事,敢問孫掌門是不是忘了呢?嘴角勾起一道嘲諷的弧度。

    少在此含血噴人!惹來孫副掌門不滿的怒道。

    至此,二人針鋒相對,勢成水火。魔教教主長刀出鞘,孫副掌門傲然挺立,睥睨教眾,雙方大有準備一戰的模樣。

    見狀,蕭掌門一臉肅穆的看著兩人,悄步靠近孫副掌門,在與其足夠接近的距離才傳音道:老孫臉皮繼續繃著的聽我說燒他魔教的人應該大概估計相信是我的大弟子看他的臉頓時僵硬了幾分,蕭掌門急急續說:但他只是為了救你的小弟子而已!

    過了一會兒,孫副掌門才傳音道:那現在怎麼辦?

    他現在貌似與人家魔教教主對峙中,然後身邊那位好同伴竟然跟他說其實整件事的責任並不在你喔那麼,他是繼續對峙呢?索性開打呢?還是推卸責任呢?

    老孫我們現在是清雲宗,我家大弟子也是你的。蕭掌門像是會讀心般傳音而來:別想推卸責任喔。

    因此,孫副掌門臉皮依舊繃著,負手而立,眼角的餘光卻是瞪了一眼蕭掌門。

    看著對方突然靜了下來,魔教教主雖是保持著氣勢的對峙著,但是還是少不免有點尷尬。敵不動我不動,那他是動還是不動好呢?既是魔教,應不應該索性偷襲呢?但他魔教也是一個名門正派,眾目睽睽之下怎能如此下作呢?

    在乍看下雙方正肅穆地準備對決,實則是兩方也感到尷尬,對於開打的節奏未能好好地掌握——終於,在魔教教主忍不住想要發動攻擊時,倏地冒出來一把清脆的少年聲。

    美人姐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