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第10章 十

    七天的初選,小師弟再沒有故意落敗,因為他了解到——即便他用盡全力,他還是會輸呀。

    嘻嘻。給大師兄一副燦爛的笑容後,他埋首吃著他的肉包子。

    大師兄莫可奈何地一嘆,想起他被人家一腳踢出方格的狼狽模樣,不由得揉亂他的髮,以示對他學武不精的不滿。

    他瞄了眼現時的比武情況,接著繼續坐在小師弟身側悠閒地看書。早在第一天,他便戰勝十人,拿下晉級資格了。

    要喝點水嗎?看他狼吞虎嚥的,大師兄開口問。

    要!小師弟歡快地回道。

    自己去倒。

    呿。

    這邊的聯合比武進行得如火如荼,那邊現時空無一人的流雲宗正悄悄地被外人入侵。

    守山大陣悄無聲色的被破掉了。

    流雲宗中央偌大的比武場上,一身紅衣羅裳,青絲長髮隨風飄散的魔教教主長身而立,一臉憂鬱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報告教主!整個流雲宗未有發現任何人!四周倏地出現一群黑衣人,恭恭敬敬的朝教主彎腰報告。

    打扮得明艷照人,面若桃李的魔教教主嘆息,黛眉輕蹙,櫻唇微噘,把楚楚可憐四字演繹得淋漓盡致。一番傷春悲秋後,他嘟嚷道︰怎會提前知道了我等大駕光臨呢?莫非……我們當中有內鬼麼?

    我等一眾忠心耿耿!一眾黑衣人異口同聲喊道。

    聞言,魔教教主朝他們展顏一笑,宛若繁花盛開。隨即,刀光閃過,三名黑衣人的頭顱落地,脖子的切口位置平整,地上沒有被濺上一點血花。

    我相信你們呀。教主笑容未改,收起沾血的刀入鞘。

    聞言,眾黑衣人一同噤聲。教主沒有說那三人有什麼錯,就表示死去的他們真的不是內鬼,只是教主心血來潮的受害者罷了。

    雖說現在的魔教﹙在一般情況下﹚是奉公守法的,但是他們的道德觀跟價值觀還是跟一般人很是不同。就像現在,他們認為,給教主試刀而死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

    過了一會兒,教主開口,說︰把整個流雲宗有價值的東西都給搬走,然後放上一把火吧。除了一名很可愛的小弟弟外,若是看見其他流雲宗弟子便給我殺吧。顯然地,他還在記恨著上回火燒他房間的仇。而且,他一直認為帶走了那位可愛小弟弟的人就是流雲宗掌門。

    遵命!教主!

    吶,大師兄、大師兄……當天夜裡,小師弟攝手攝腳的來到大師兄的房間,輕敲房門,呼喚道。

    帶著一身被吵醒的起床氣,大師兄推門而出,默不作聲的瞪向小師弟。

    嘻嘻……小師弟搔搔首,說︰大師兄,那邊在放煙火呢。整片天空都燒紅了,很好看。我們一同去看,好嗎?

    煙火?他的聲音低沈,有著剛睡醒的沙啞。

    對呀。小師弟指向東南方位置,笑說︰不覺得很好看嗎?

    當下,大師兄身子一震,整個人是徹底醒來了,笨蛋!什麼煙火?流雲宗被火燒啦!

    第11章 十一

    聽到流雲宗被火燒的事情,清玄派跟流雲宗的弟子全都湧了出來了,或驚慌或悲傷或疑惑的看著漫天火光。

    別急。流雲宗掌門叫停了一眾想要下山救火的弟子,這場火不會無故而起,定是有什麼邪魔外道在。流雲宗說好聽點是樸素清貧,難聽點是窮,竟會被人縱火麼?

    掌門大人,那我們……流雲宗弟子甲不安道。

    我們該怎麼辦?流雲宗弟子乙一臉驚慌。

    宗門就是我的家呀……流雲宗弟子丙嘆息。

    聽著弟子們的聲音,只見流雲宗掌門一臉平靜的看著火光。

    隨後,他開口問︰你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在宗門嗎?

    弟子甲回道︰欸……沒有。他就是兩袖清風。

    你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