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一年一度的兩宗聯合比武,咱流雲宗一眾小徒打擾了。望今年也能看到各種精彩的比武。流雲宗掌門微笑著,客氣的對清玄派掌門拱手。

    清玄派掌門拱手回禮,說:哪裡哪裡。清玄派歡迎貴宗到來。願今年能有好比武之外,流雲宗子弟還能吃飽喝足的離開。

    蕭掌門意思是咱流雲宗中人總是吃不飽嗎?流雲宗掌門笑咪咪的,語調輕輕的說。

    清玄派掌門同樣笑咪咪的樣子,說:祖師爺祖訓為粗茶淡飯過日子,你說怎麼能吃得飽?

    在一旁嗅到火藥味漸漸濃郁的大師兄緩慢地靠近乖巧地站在一側的小師弟。

    只見流雲宗掌門開口說:粗茶淡飯,一切從簡,凡塵俗世,奢淺同理。大魚大肉者怎懂這高尚情操?

    一切隨心,俗世不過生死走一趟。隨緣修身修心,參透自會摒諸凡俗。清玄宗掌門回說。

    蕭掌門,能否借過一談?

    自然自然。

    大師兄已然走到小師弟身旁,拉上他的手便是轉頭就走,同時悄悄傳音給小師弟,說:我家師父是故意好?還是不好呢?

    清玄派後山某大石因兩派掌門對戰而碎裂,為兩宗的盛事聯合比武拉開序幕。

    舉辦比武的地方是清玄派後山山頂的一片大空地,只見空地被劃分成四個大方格,每個大方格均寬闊得足以容納一百人站立。每年亦是如此,四格分別讓四個不同的年齡層,分別為十五歲以下、二十五歲以下、三十五歲以下以及五十五歲以下,相互切磋。

    至於五十五歲以上年齡的弟子不會參加聯合比武,他們更適合於在四海雲遊修行。到達一定年紀便會知道,宗門只是修行者的啟蒙,而非困著他們的地方。除非他被委任為掌門,那就得被宗門所困著。

    說回這聯合比武,他們的切磋方式很簡單,初選是誰在其所屬方格打倒十個人,便有了晉級的資格,逐步篩選,直至每一格均只剩下一個人便是該年齡層今年的優勝者,將可獲得武功秘笈、仙丹、武器或是其他等等助其修為的獎品。

    頭一天,自當是掌門出來演說數句,眾人鼓掌,然後開始。

    只見兩派掌門一本正經的開始發表了各自的演說,不外乎是增進兩派情誼、促進弟子成長、相互勉勵之類。在空地外的弟子個個或站或坐或蹲的聽著,然後在他們停頓時馬上拍掌,即便掌門還想說些什麼,也不得不停下來,說句現在開始了。

    小師弟,加油。大師兄坐在小師弟的身旁,給他打氣。

    放心,大師兄,我不會讓你久等的。小師弟笑說。

    聽到小師弟似乎這麼有信心,大師兄便欣慰的讓他出發參加初選。他自己是近幾年於三十五歲以下年齡層的優勝者,一直以守護小師弟為己任的努力修煉,是以他並不太擔心自己的比武。

    故此,他便想要先看看小師弟的比武。

    ……

    大師兄,我回來了!小師弟從清玄派長老手上接過慰勞的肉包子後,從方格蹦蹦跳跳的回到大師兄的身旁。

    你還真不會讓我久等。大師兄一臉無奈的看著他。

    他的小師弟好不容易打勝一個人後,便敗給了後來的流雲宗弟子,然後樂呵呵的在他身旁吃著肉包子。他這才知道,小師弟不是有信心很快打倒十人晉級,而是很快便落敗。

    這個肉包子很好吃呀。他吃得很歡。

    大師兄看著小師弟的吃相,搖頭道︰明天再這麼快便落敗,肉包子就沒收了。

    初選維持七天,七天內戰勝累計十人便晉級,但一天內一旦敗北,那當天便不能再參加。換言之,小師弟今天的比武已結束。

    聞言,小師弟驚道︰為啥?我資質不好,你不能這樣勉強我呀。

    那你明天別讓我看出你故意落敗。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