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第7章 七

    哇!美人姐姐對我真好呀。聽到了大師兄說有關那詭異的薰香時,小師弟如是感嘆說。

    嗄?

    此時此刻,俊逸優雅的大師兄把小師弟扛上肩上,毫不瀟灑的在山間穿梭,趕忙往自家門派跑路去了。

    只是一邊跑路一邊跟小師弟說明那薰香時,小師弟的反應卻讓他不解。

    四周圍繞著足以殺人於無形的薰香,怎麼說是對你很好呢?

    被扛在肩上的小師弟輕拉大師兄的髮絲,道:我就跟她說過一句被蚊子咬了又看見蟲子而已,想不到她便給我燃起這樣的薰香了。除了剛開始把我綑著外,她真是一個溫柔的人兒啊。

    敢情他這麼艱難才能救出他的原因就是他這麼一句話嗎?

    大師兄沒好氣的說:你口中的那位美人姐姐可是男的。

    欸?小師弟瞬間石化。

    至於現在的美人姐姐,正在自家魔教老巢中對在他家魔教放一把火燒了幾個房間(包括他的房間)的縱火犯人很是惱怒。

    實在太過分了!竟然把老娘收集回來的女裝都給燒掉了!魔教教主表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一眾魔教小弟表示沒有發現縱火犯人,一直到阿山回來才讓事情有了些眉目。

    報告教主大人,我走了一段路後想起還沒給小弟弟安排食物便半途折返,發現小弟弟已不見蹤影。大有可能此是聲東擊西之計。

    聽到他本想拐回來當乖徒兒的小弟弟竟被人家刧走了,魔教教主很氣憤,想了想,及後一把摔了手邊的茶杯,怒說:定是那流雲宗的老頭子!想必是怕我搶了他的愛徒了!

    哼!待我買上新衣裳後艷光四射的去迎接老娘的愛徒吧!

    遵命,教主!雖然用的字眼好像怪怪的。

    沒有錯,那位縱火犯人正是大師兄。他看出了教主想要帶小師弟進魔教的意圖,便搶先一步在魔教放了幾把火。

    這年頭,別以為所謂的魔教所在地就是躲躲藏藏的,屬於邪派。其實他們只有名字是這樣,魔教中人可是奉公守法(一般情況下),宗門位於山中,守護山下的小鎮。可以說是都是一群良好人民只是這些民眾偶爾會接上一些聘僱殺手的案子或是幫忙滅門的,然後一不小心被通緝得浪跡天涯去——沒辦法,就說討生活艱難唄。

    說遠了反正魔教的所在地很容易找就是了。

    大師兄把他畢生武學精髓都運用自如,就只為了偷偷潛入放火逃出,引走注意力,救出小師弟。

    他就不相信,他把女裝癖教主的衣服都給燒掉了,那傢伙還不會趕回來!

    第8章 八

    清玄派大師兄辛辛苦苦的把流雲宗小師弟扛回清玄派宗門,魔教中人沒有追來。

    他把小師弟餵養得肥肥白白的兩星期,魔教中人仍沒有追來。

    他終於在一個月後忍痛把小師弟送回流雲宗時,魔教中人還是沒有追來。

    至於那個曾默念說回到自家宗門後會發奮圖強的小師弟?他的確有在發奮圖強,就是每天練功會比平常多了那麼半炷香時間。

    嗯,還真的很勤奮。

    一直至三個月後,將近入秋,清玄派跟流雲宗一年一度的聯合比武盛事開始,魔教中人依然沒有任何行動。彷彿,魔教放棄了抓回小師弟似的。

    大、師、兄~遠處一個白皙清俊的少年跑近,打斷了在沈思的大師兄。

    正在清玄派門口迎接流雲宗子弟到來的大師兄無視了四周流雲宗子弟的人群,也無視了小師弟身側的流雲宗掌門,眼中就只有向他飛奔而來的小師弟。

    正當他揚唇展笑,張開手臂打算抱緊朝他跑來的少年時,小師弟被他家掌門一把拉著,而大師兄也被自家剛出來接待的掌門給拍開了他的手。

    清玄派大門外還如此作為,成何體統?清玄派掌門拍開了他的手後,又把他往旁一推,橫眉冷對,老子平時這樣教你的嗎?

    被推開後的大師兄瞄了他的掌門師父一眼,抬手作揖,道:見過掌門。

    他又對流雲宗掌門說:拜見孫掌門。只是他的目光一直看著小師弟,還朝他眨了眨眼。

    被拉著的小師弟也好好的收斂了興奮的情緒,一臉乖寶寶的模樣站在自家掌門師父身旁。

    流雲宗掌門看著被寵得無法無天的小師弟,不禁搖頭,再看看寵壞他小徒兒的大師兄,不由得百感交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